你如何看待近半年来行业的变化和状况

我此前是火币美国首席技术官 CTO,负责交易平台的开发,参与了火币美国从零开始到交易平台成功上线的整个过程。其实在火币美国建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是一人多职,参与火币美国建设的方方面面。在加入火币之前,我是国内知名游戏公司完美世界欧美区的技术总监,负责欧洲和美国的游戏业务,长期在硅谷这边负责技术团队的管理。 上面提到,美国的 OTC 平台有很大的交易量,但是这些团队很难了解亚洲与中国客户的需求。中国客户甚至连 Skype 都不会使用。我们发现不少机构客户对数字货币感兴趣,但他们对于合规、安全以及如何交易了解较少。这些都需要做很多细致沟通与教育工作。 但是我们同样可以看向交易所市场,交易所市场有庞大的用户群来自于亚洲,比如中国、韩国和日本,甚至其他东南亚国家。这是一个明显的差距,或者说美国数字货币市场和亚洲市场的不同,在亚洲,OTC 仍然存在市场空白,换句话说,亚洲的 OTC 市场目前并没有一个绝对领先的品牌,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 OTC,想参与进去的原因。我们相信,巨大的 OTC 市场中,应该会出现一个绝对领先的亚洲品牌,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多元化的团队、对亚洲文化的了解,以及深入细致的定制化服务,会使我们在接入、服务亚洲客户时有较大优势。而我们在美国扎实的法币渠道与合规体系,又能同时保障交易、结算的服务质量。 「场外交易平台是机构用户投资数字货币最重要的渠道,将成为数字货币行业必备的基础设施,只有 OTC 交易平台建设好,尤其是法币交易平台,才能给机构用户进入市场搭建一个桥梁。」Koi Trading 创始人陈浩告诉链闻。 拿 Circle Trade 来举例,它能够做到一年 200 亿美金的交易额,可能 Cumberland 的交易额和它差不多。按照许多数据公司的分析报告来看2012年比特币的价格多少,全球交易所的交易额加总起来,应该整体小于全球 OTC 市场的交易额。当然,目前 OTC 市场不是那么开放,不是每个交易平台都有公开的交易数据,所以目前没有一个具体的数额,但是按照推断,我们应该能够判断 OTC 市场的交易额是比交易所要更大一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OTC 的法币结算速度特别快。哪怕是在像 Coinbase 这样的法币交易所,用户把比特币卖成美元以后,再要把美元提到自己公司的银行账号上,这基本上需要 3 到 5 个工作日。但是如果是通过 OTC 的话,结算速度非常快,当天就能够完成,最快的情况可能两个小时内你的银行账户就能够收到这笔钱。所以说结算速度是 OTC 的一个巨大优势。 媒体:能否请介绍一下目前全球 OTC 市场的格局?像 Cumberland、Genesis Trading、Circle Trade 这样成熟的 OTC 交易平台能否满足目前市场需求?在你看来,客户对 OTC 市场还有哪些需求没有被满足? 陈浩:这段时间确实是一个极为严峻的熊市,对于市场交易量的影响非常大,它既影响了交易所,即场内交易,也影响了我们 OTC 平台场外交易的交易量。熊市会影响交易者的交易积极性,但是我们将此看这是正常的市场回调,它并不影响区块链技术在将来应用于全世界。 而且在这段时间,我们得到的并不全是坏消息,也有一些积极的信号!比如各种合规稳定币出现,而且被市场快速接受,稳定币的市场份额目前增加得很快,尤其是合规的稳定币项目。还有很多公司在探索 STO,虽然 STO 还处于非常早期,但是长远来看,它对社会能够产生很多有益的影响。这些都是熊市中积极的信号。 我感觉目前大家对于场外交易平台的重要性被低估了。场外交易平台是机构用户投资数字货币最重要的渠道。跟交易所相比,它有几个特点是交易所所不能提供的,比如说,OTC 可以快速地进行大笔交易,尤其是在大笔交易的情况下,场外交易交易可以提供的价格会比交易所好,用专业术语来讲就是滑点 滑点是指客户下单交易点位与实际交易点位有差别的一种交易现象 特别小,再有就是 OTC 没有手续费,没有交易所的交易费用。 陈浩:我们客户主要来自于美国和亚洲,目前亚洲的部分可能占据一半以上,这跟我们原来设计是一致的。 从 Koi Trading 办公室远眺旧金山海湾大桥 媒体:从 Koi Trading 在去年 9 月获得融资到现在,也有 5、6 个月时间,恰巧这段时间也是密码货币领域极为动荡的一段时间。你如何看待近半年来行业的变化和状况,这些变化对你们的发展计划是否产生了影响?Koi Trading 如何应对市场的变化? 我们特别看好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前景,并且相信将来投资数字货币的个人与机构会越来越多,尤其是机构投资者会跑步进场。机构投资者给这个市场带来的资金可能比几千几万个散户带来的资金更多。我们判断,当这些机构用户首次进入数字货币市场时,不会选择通过交易所,而是 OTC 交易平台,所以,OTC 交易平台将成为数字货币行业必备的基础设施,它的重要性可以跟交易所相提并论。数字货币行业需要多个可靠的、安全的 OTC 交易平台,尤其是法币交易平台,这样才能给机构用户进入市场搭建一个桥梁。 客户包括区块链初创企业、对冲基金、矿场、矿机厂商、数字货币基金、VC还 有其他的 OTC 交易对手方等。他们通过交易合理配置数字货币与法币资产,以支持日常公司运营与投资。 陈浩:我之前是火币美国的 CTO,这份工作让我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还有交易所的业务有了比较多的认识。 就我们自己而言,Koi Trading 表现出的稳定币交易量增长非常快。我们在交易量方面受到的负面影响其实并不大。 媒体:当初是怎么想到从游戏领域转职到交易所领域? 陈浩:美国团队更重视基础设施建设与长远目标;中国团队更务实、执行力强。总体来说美国团队对于市场波动相对更淡定一些,因为投机的心态跟亚洲相比没有那么强。投资者的损失可能也相对会小一些,所以整个市场相对会稳定一些。 因为区块链技术有真正创新的地方,我们非常坚定的相信它在将来会被广泛地应用,这一点并不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而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数字货币也一定会普及。所以,现在这个阶段对优秀的团队来说,可能正是扎扎实实去实现产品,让应用落地的好时机。我相信牛市最终还是会来到,尤其是对于机构用户和大资金来说,解决了入场的障碍以后,牛市会更近,这个过程中 OTC 交易平台就尤其重要。 既然有了这么多 OTC 交易平台,为什么我们还要做 OTC?就像我刚才说的,目前这些领先的 OTC 交易平台,它们主要来自于美国。它们为什么选择在美国?我们判断主要是三点:美国有更好的法律环境,华尔街提供了充沛的资金来源,还有就是因为美国交易行业异常发达,所以这里有更强的团队。 2008 年时,我在一家做 Discuz 论坛的公司康盛创想工作,我当时的很多同事后来都进入了区块链行业,包括火币的几位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的联合创始人等,都是我曾经的同事。这促使我在早期对于比特币就有一定的了解。后来,我自己也投资比特币矿场,进一步加深了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进入这个领域还是比较顺理成章。而且我从事多年软件研发工作,对于区块链技术与应用非常感兴趣。 更为关键的一点,对于 OTC 对于机构投资者提供的这些优势,即更为友好大笔交易价格、更少的交易费用、更快的结算速度,交易所短时间内基本上无能为力。比如大笔交易的情况下,交易所交易价格肯定比 OTC 要差,不需要太多,假设一个用户要卖 300 枚比特币,在任一交易所一次性卖出交易价格都不好太理想,因为大笔交易会瞬间形成类似于「砸盘」的现象。所以最后实际成交价格与你期望成交的价格其实相差很大。 媒体:是什么让你萌生创立一家场外交易平台的想法? 媒体:你如何看待众多交易所都开始进入 OTC 交易平台的趋势?这背后原因是什么? 陈浩:我们目前有三个团队,总部在美国旧金山,香港有交易员团队,还有一个团队设立在北京。 陈浩:就像刚才所说,现在市场面临熊市阶段,交易所纷纷推出 OTC 平台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在熊市中,OTC 是少数能够盈利的商业模式之一,OTC 是交易所的一个有益的补充业务,相当于在日常的交易所业务之外,多了一个现金的收入来源。同时,交易所因为可以利用现有的品牌合作商和大客户去拓展业务,所以涉足 OTC 顺理成章而且对其交易量增长很有帮助。但是,目前独立 OTC 占据市场份额远高于交易所 OTC,这与他们的专注度、专业度有关。交易所 OTC 毕竟只是一个分支机构。 另外,不同市场对不同数字资产的需求可能不同。比如某段时间内,中国客户可能会对买入大量 USDT 有需求;另一段时间内,美国客户可能会大量卖出 BTC。我们对各个市场都有深入了解,很多时候可以对接到最优的流动性,为客户提供最佳价格。 很多人对交易所很熟悉,明白交易所对于数字货币行业的重要性。他们知道,基本上所有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都必须要通过交易所进入二级市场,才能流通起来。但是,场外交易平台的重要性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 陈浩此前是火币美国首席技术官,负责交易平台的开发,参与了火币美国从零开始到交易平台成功上线的整个过程。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又经历了一个 OTC 交易平台从设想到推出的全过程,尤其是在一个寒冷的区块链冬天中。 媒体:也就是说在你们的设计中,亚洲的机构投资者是 Koi Trading 的目标客户? 场外交易市场也叫「OTC」市场,全称为 Over-the-Counter,也会被叫做柜台交易市场,通指在交易所场外进行的交易。 还有更多的新生力量不断涌入这个隐密的市场。2018 年 8 月,在美国旧金山成立的场外交易平台 Koi Trading 宣布获得币安孵化器 Binance Labs 300 万美元的投资,集合了众多技术、法律、合规与交易人才,希望下注机构投资者入场带来的机会。 以下是本次采访的详细内容: 造成这种现象主要是因为单个交易所提供的流动性只来自于单个交易所的所有用户,但是 OTC 交易平台流动性要比个交易所更好,它可以对接更多的流动性提供商,包括所有大型交易所、机构投资者等等。 这是密码货币世界中隐身又低调的领域,只在投资机构的社交圈中,流传着只言片语。比如,IDG 参与投资的硅谷移动支付公司 Circle 正在积极布局数字货币场外交易平台 Circle Trade ,他们只有 10 个人的交易团队,服务了与不到 2000 个客户,却在 2018 年实现了 240 亿美金的交易额;而总部在芝加哥、擅长高频交易的金融巨头 DRW 的子公司,早在 2014 年便布局了密码货币 OTC 交易平台 Cumberland Mining,拥有超过 80 人的交易团队,支持除美元之外 12 种法币的场外交易,并声称掌握着比 Circle Trade 更高的市场份额。此外,包括美国的 Genesis Trading、英国的 B2C2、新加坡的 OSL 公司在内,更多场外交易平台也在 2018 年这场区块链热潮中活跃忙碌。 媒体:中美两国的商业和市场环境在你看来有什么不同?对于熊市的反应,美国的创业团队跟中国的创业团队,有比较大的区别吗? 在最近的一次专访中,这位 Koi Trading 场外交易平台的创始人,向媒体揭开了重要又神秘的密码货币场外交易市场的整体现状、运营特点,以及他打算如何在其中占领市场的秘密计划。 以比特币为例,相比交易所,场外交易市场规模更大。通常,交易所设定价格,但最大的交易不会在交易所进行,OTC 市场才是真正可以为比特币大户提供流动性的地方,这些大户排在「比特币富豪榜」前列,单笔交易额往往超过 10 万美元。随着传统机构投资者开始陆续考虑进入密码货币投资市场,OTC 市场往往是他们的首站入口。 媒体:Koi Trading 目前的团队规模有多大?能否具体讲讲你的个人经历? 陈浩:的确,目前确实有几家规模比较大的 OTC 交易平台,主要分布在美国,比如 Cumberland、Circle Trade、Genesis Trading,还有一些比如欧洲的 B2C2、亚洲的 OSL、QCP Capital,规模都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