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准过了十年

华楠,年芳二十三,正值青春年华,之前有一个情投意合,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相交甚好的男朋友。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朋友,今年三十多岁了,但他总是精力充沛,一边写黑稿赚钱,一边还在各大社群里活跃着,分享他的经验之谈。 “没办法,就像姑娘们一样,想漂亮哪有不花钱的道理,做了韭菜,哪有不被割的道理?” 当梭哈老头那句“ 输了下海干活,赢了会所嫩模 ”出现的时候,脑海里早已浮现出自己身处于万花丛中的样子。 而一套上万元一平米的房子,得奋斗多少年?这年头,身边不少单身汉们干起了投机的买卖,一门心思想着投资生钱。 听完他这一番话,我才知道,流浪的韭菜,到哪都能生存,同样,到哪也脱离不了苦海。 2 经历过这段失败的感情后,华楠好好反思了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什么分布式账簿、什么闪电网络、什么POW、POS之类的,如果不是同行,谁又有耐心听完她对“区块链”的畅想呢? 可是,这份工作对于华楠来说,有无限挑战力。每次对着屏幕码字的时候,她总想着心思去挖掘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分享更好的内容。 他在圈子里撩的第一个姑娘,轻而易举加上了微信,可聊到“赚不赚钱”这件事,直接吃了闭门羹。 “你在做区块链啊?厉害,走到时代前沿去了。” “韭菜是最可悲的,不仅没了钱,连爱都没有过。” 你不懂我,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有时候我也很好奇,他经验这么多2012年比特币的价格多少,是不是赚了不少? 事业单位的循规蹈矩,束缚了他向往自由的渴望。多年没有情感生活的他,早已厌倦和单位里的姑娘们唠嗑家常。 就冲着这“会所嫩模”,他有了第一个无眠的夜,以及后面无限期的漫漫长夜,眼神越来越空泛,还把近几年在事业单位所积攒的积蓄都砸在虚无缥缈的幻想里。 活脱脱的在我面前,演绎了区块链商务顾问的标配朋友圈。 他损失的可不止是投资亏损的钱,还有原本在事业单位的福利和年终奖,以及那些能够带回家过年,和老母亲絮叨家常的姑娘。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有多少人从事区块链行业的人,和这姑娘一样,身边有太多聊不来的伴,走着走着就散了。 “孩呀,今年过年该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了,妈年纪大了,就盼着抱孙子呢”。 关于“区块链”的话题,能聊来的伴,都是圈子里的人。闺蜜华楠的恋爱史,给我上了一堂深刻的教育课。 “赚了,都是写黑稿赚来的,不过赚的钱还不够我投资买币的。” “好呀,你们公司做的是什么项目呢?” “我现在写区块链的文章多了,跟谁都想聊区块链,可是别人都不懂。” “有点怀念过去的稳定生活,至少事业单位里的姑娘们,聊的都是实在事。不像圈子里的美女们现实多了,她们为商演忙碌、为挣钱奔波,何来的谈情说爱?” 最初的“3点钟群”有群规,只准讨论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内容,有群主每天主持来设定话题,群员之间经常会互撕,口水战也相当精彩。 对于没有结婚的人来说,与丈母娘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一套房子。 他倒也幽默,最后笑着告诉我:“以后找到合适的,我会送她一枚比特币作为定情信物,我相信这些数字资产是有价值的。” 且行且珍惜。 投资生钱,在这个时代里,是大多数人认为来钱最快的方法。 出轨的人,竟然如此振振有词。 这些朋友与我相伴了一年多,可以说,因为志同道合,海角天涯,相聚在了一起。 刚认识吴杰(化名)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事业单位的高管,三个月后,他的朋友圈就变成了高级会所和全世界各地的土豪酒店,香车美女也不在少数。 “我们做媒体的,接广告为主。” 然而,只过了两周这样的商务人生,吴杰就跟我吐槽了。 有时候聊聊区块链技术在未来的发展,彼此激励。 那时候,没有几个人能说清“区块链”的原理,写这类软文全凭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后来,从“3点钟群”开始,裂变出了更多的区块链社群。 这姑娘可谓是圈子里的傻白甜,难怪就这么落单了。 “能,应该不是现在。” 大家每天在群里聊挖矿赚钱、交易所赚钱,以及各种各样的盈利模式,局外人看了都蠢蠢欲动,何况是急于投资赚钱的单身汉呢? 晓鸣经常半夜和我聊人生的时候,每次谈到现在的婚恋观,惆怅无比,没有房子怎么娶媳妇?或者,哪里去找一个好姑娘,愿意跟着他,过一穷二白的生活? 3 我们都做了同样的选择, “没准过了十年,区块链真的能应用到我们生活中,我也能骄傲满满的说自己干过这一行吧。” “嗨,美女,我也是做区块链的,以后有活动联系我,咱们加一个微信呗” 看来,那些所谓的“会所嫩模”,全都是奔钱去的。 吴杰原本想聊到情深意切之时,再约会看一场浪漫的小电影,没想到被这个年纪不大却浑身散发铜臭味的小丫头给泼了盆冷水。 我身边当“韭菜”的朋友是最多的,他们是这个圈子里的流浪汉,也是推动整个市场高潮的人。 “啊?今年不是做交易所最赚钱吗?怎么做媒体呢?” “男朋友啊,现在和他聊起区块链,直接屏蔽我。”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辞职,做了一家区块链公司的商务顾问,这可是丢了多年的理智,有点过于放纵。 5 4 在那些无眠的夜里,我们都是靠同行的力量,才坚守了岗位。 两句对话后,没了下文。 即便是后来,学会了与圈子里的姑娘们周旋,也无奈自己的经济实力有限,总能被她们一眼看穿。 即使单身,即使孤独,但选择这个行业的时候, 吴杰刚接完母亲的电话,只好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哪里还忍心告诉远在家乡的老母亲,公司裁员了,女朋友没有了,连工作都丢了。 看客的心理,让“区块链”三个字,深深印入他的脑海,这项技术被吹捧的神乎其神,什么“颠覆性技术”、“互联网变革”...... 孤独患者常感叹着,生活怎如此艰难? 有时候我俩聊天吃饭,她会忍不住问我:“你说区块链真的能改变互联网吗?” 晓鸣就是我众多朋友中,挖空心思想通过区块链,获取财富的爱好者。 机缘巧合下,他进入了“3点钟群”,忍不住好奇看了看群成员,全是投资界大佬,还有不少明星都在群里,每天聊的关于“区块链”话题,更让他好奇不已! 最后,还是时间给了他最好的答案,这些通过群分享出去的信息,以及那些投机赚钱的方法,渐渐成了泡沫。 “谁不懂了?” “就像两个人谈恋爱的人,时间久了,缺点暴露了,能走下去就奔结婚去了,不能走下去的就分道扬镳。在3点钟群里,很多了解真相的人,慢慢退了群,回归到平静的生活,也有一些人还在坚持着,相信着区块链能改变世界,这完全是出于个人意愿罢了。” “你都三十多岁了,有没有想过存点钱,娶一个好姑娘,过点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我发现,和不懂的人聊“区块链”,她们都以为你在做传销。 “那你还继续往里面砸钱?” 唯独我身边有一群区块链朋友,总能在半夜,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我们聊圈子里的事,顺便也聊他们亏钱又缺爱的单身生活。 1 好景不长,华楠才做半年区块链,就失恋了。“淡定哥”和公司的小姐姐情投意合了,分手理由: 对于出生在互联网时代里的晓鸣来讲,每次在群里边看热闹,边思考,错过区块链会不会是错过下一个时代呢? 群里的消息依然热闹,但此刻对晓鸣来说,看“区块链”的心情早已平静了许多。 我见过她的那个男朋友,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淡定哥。简直是只吃今天的饭,不操明天的心,加上又有稳定的工作,这类人怎么会相信“区块链”能改变我们的生活? 时间久了,华楠也总是抱怨,和男朋友吃饭没话题,偶尔看一场电影,也不再叽叽喳喳的讨论剧情,约会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仪式。 孤独的人,在这个圈子里,难以找到过日子的好姑娘,也就越来越孤独。 生活艰难到,不是凌晨3点钟无眠,而是凌晨3点钟,想着办法投资生钱。 再谈到自己想着“炒币就能暴富,赢了会所嫩模”,实在有点荒唐可笑。 “华楠,我和你已经是两条不想交的平行线了,根本聊不到一起去了。” 2018年年初,“区块链”被炒得火热,她和我一起入行,那时候。写一篇软文轻轻松松能获得收入过万的阅读量。 “一夜暴富”的概率,就像买十年彩票最多也只中了1000元小奖罢了。 有时候行情不好的时候,相互安慰,彼此取暖。 像晓鸣这样的朋友,没有雄厚的资金作为支撑,自己做项目,只能抱着投机心理,静观其变。 谁都知道凌晨3点,有一个区块链无眠群,他的故事也是从这个群里开始。 “想过,只是这比登天还难,现在谈感情都想找三观一致的灵魂伴侣?你想,除非是圈内人,不然你跟人家聊几年后的区块链,谁理你?” 这个单身的区块链爱好者,在3点钟群里,仿佛找到了恋爱法则。